• <code id="b13dq"><small id="b13dq"><track id="b13dq"></track></small></code>

  •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課程正文

    鮑威爾和瓦尼克:以學生為中心教育,是一種不友善哲學

    2022-05-17 09:11:00

    4 月 28 日,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雜志》官網刊發了新加坡國立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妮娜 · 鮑威爾(Nina Powell)和副教授瑞貝卡 · 瓦尼克(Rebekah Wanic)的文章《"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是一種不友善哲學》。兩位學者表示,"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雖初衷較好,但實踐中常演變為學生滿意度被置于教育目標之上,反而使學生無法獲得高等教育本應提供的豐富學經歷,實際上對學生并不 " 友好 "。日,鮑威爾和瓦尼克接受采訪時進一步闡明了她們的觀點。

    將學責任交到學生手中

    "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或 " 以學生為中心學 ",是指將學生而非教師作為教學活動的核心,基于學生的興趣和能力來規劃學內容、方法、節奏和評估方式,使學生從被動的知識接收者變為主動的知識發現者。這種教育模式聚焦于學生的責任和需求,強調尊重個體差異,培養學生的自主獨立,以使其具備終身學能力和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

    "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的理論和實踐基礎是興起于 19 — 20 世紀的建構主義學理論,其先驅人物包括美國教育家約翰 · 杜威、瑞士心理學家讓 · 皮亞杰、蘇聯心理學家列夫 · 維果茨基、意大利教育家瑪利亞 · 蒙臺梭利等西方學者。該理論認為,學者不是在直接的知識傳播過程中通過被動吸收信息來獲得和理解知識的,而是通過經驗和社會互動,將新信息與已有知識相融合,進而理解和建構知識的。

    在鮑威爾和瓦尼克看來,"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的基本宗旨有利于建立學者與教育者之間的合作伙伴關系,營造更加包容、民主的學環境。而根據學生各自偏好和需要來設計課程,也有利于個化學目標的達成。當個人追求與教育目標一致時,學者擁有實現長期發展、充分履行公民義務的最佳機會。同時,得益于科技進步,更加先進和多樣的學工具不斷面世,學生獲得了個化自主學的更多方式。因此,在高等教育領域,"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越來越多地被當作 " 黃金標準 "。然而,在高等教育日益大眾化乃至市場化的今天,這一理念經常被不當應用,不僅影響教育質量,也傷害學生的自身利益和教育的社會價值。

    學生滿意不等于教育成功

    隨著教學的焦點轉移至學生,學生滿意度被普遍視為教育成功的重要指標,一些高校甚至不再努力試圖告訴學生什么對他們有益,而是要求教師盡量配合學生,甚至出現以下情況:如果學生覺得考試壓力大,學校減少考試;學生不喜歡閱讀,學校選擇難度較低、篇幅較短的閱讀材料;學生難以集中注意力,學校將課堂教學分成小段并以放松的活動穿插其中;學生喜歡網絡多媒體內容,教師在授課時多使用社交媒體和交互式創意內容;有些學生不喜歡在課堂上發言,教師為他們提供無需講話的其他參與方式;學生難以接受嚴肅的批評,教師使用溫暖的語言正面反饋等。

    鮑威爾和瓦尼克表示,積極回應學生的訴求、貼學生的喜好,出發點是好的,但學生的滿意度與實現教育目標之間沒有必然聯系。一味給予學生即時滿足、照顧他們當下的感受,從另一個角度看,這其實是在否認學生的成長潛力,而高等教育應有的效果是讓學生在畢業時比入校時更優秀。

    在扭曲的 "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模式下,教師被持續施加激勵學生的壓力,學生自身卻缺乏學動機。這是因為他們只需機械完成大量簡單明確的任務,不必思考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又學到了什么,也就無法產生學知識或完成目標后的真切成就感和滿足感。教師不提出批判意見,學生就得不到改進所需的必要指導,只能停留在原有水無法提高。"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對學者的賦能應體現在激發自我效能、鍛煉自我調節能力上,而非給他們過高的預期,進而讓學生認為他人理應關注并滿足自己的需求、替自己解決問題。這剝奪了學生的個人能動,且一旦預期落空,學生很容易出現受害者心態,變得更加被動。

    離開學校后,學生不可避免地會面臨各種各樣的挑戰。高等教育應讓學生迎接挑戰,以鍛煉應對未來挑戰所需的心智能力和品格。這種改造的教育經歷,將為他們日后改善自身處境、追求自己渴望的生活打下必要基礎。學生有權利要求自己的期待被嚴肅對待,并讓自己被視為有能力、有決心克服困難的學者。將 "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等同于不給學生布置任何有難度的學任務,其實是一種不妥當的行為,相當于認為學生沒有能力接受一種在智力和情感上具有挑戰的高水準教育。

    教育應為學生長遠發展打好基礎

    鮑威爾和瓦尼克談到,如今,有些學生僅因教師質疑他們的觀點、修正他們的錯誤,就感覺自己被冒犯。這是對教育民主化的誤解。"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注重包容和等,反對特權,但這不意味著學者和教育者毫無分別。學生需要尊重知識積累和掌握知識的人,教育、引導并不會必然通向權力濫用。生活中總會存在權力分配不等的情況,但這不一定表明發生了不公正之事。同理,將主觀見解與客觀事實、已確立的理論置于同等地位是不妥的。推動學生突破自己的狹隘觀念是一種旨在促進批判思維的智力訓練,不代表對學生的人身攻擊。誠然,學生應被賦予提出不同意見或反對意見的權利,應被鼓勵獨立自主思考,但學生也應知道,教師擁有更豐富學識和閱歷,可能比自己懂得更多,自己的想法未必正確。

    另外,在高等教育普及率越來越高的環境下,"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有時并不能夠實現。"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重視每個人獨一無二的天資和潛能,這常被冠以 " 為個賦權 " 的美名。然而,現今高等教育是一種群體活動,若非聘請私人教師,一個課堂上的學生數量可能是兩位數甚至三位數。隨著教育普及,教師學生比趨于降低而非升高,依據每名學生的需求和愛好來 " 定制 " 課程及評估手段不切實際。而且,這樣做不利于培養學生與周圍世界建立連接的健康心態。高等教育的目的之一是幫助學生為畢業后的生活做準備,他們必須認識到獨一無二的個體是處在更大的集體環境中的,這要求個人適應環境而不是讓環境適應個人。

    "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不應被解讀為迎合學生、無條件贊美學生、設法避免被學生抱怨。嚴肅對待學生,要求教師真誠地指明學生的局限以幫助他們進步,教會學生如何就爭議話題開展恰當有效的討論、如何與觀點不同者打交道、如何面對他人的質疑和反駁。作為社會成員,人們需要明白集體目標有時優先于個人目標,自己獨有的視角未必總能得到他人的支持。學生如果意識不到這一點,在以后的人生中恐將無所適從。自我膨脹、過度高估自身價值和重要的 " 自戀型人格 " 會遭到他人的負面評價,對社會整體而言也是一種損失。假設一群勞動者進入職場前沒有經過嚴格的訓練、沒有接受過批評指正,他們提供的產品和服務能否讓人放心?

    讓 "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回歸正軌

    鮑威爾和瓦尼克認為,在勞動力市場上,新員工不愿從事入門工作、將一切負面反饋看作對自己的侮辱、希望晉升卻不愿勤奮工作等現象越發常見,部分原因是高等教育沒有教會學生自我激勵、彌補缺陷、正視失敗、樹立成長型思維和通過辛勤付出換取長期回報的價值觀。高等教育的工具化和商業化趨勢,是 "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被誤用的另一個原因。當學生的行為和態度與真正意義上的學相悖時,調轉方向的責任更多地落在教育者身上。大部分高校教師既擁有自己學科領域的專業知識,也擁有一定的教學經驗,顯然比學生更加了解什么樣的授課和考試方式效果更佳。

    鮑威爾和瓦尼克告訴本報記者,盡管不同高校的情況各異,但從她們的經驗來看,不恰當的 "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廣泛存在于多個國家的高等教育領域。需要特別指出的是,應予批判的不是這一理念本身,而是對它的錯誤理解和運用。" 以學生為中心教育 " 的出發點是好的,但人們不能因此指望尚未接受過完備教育的學者準確地知道自己需要學什么以及應該怎樣學。同樣,應該承認并尊重每個人的獨特,但它不是至高無上、無懈可擊的。人若想朝正向變化,實現真正的成長,積極反思和自我批評不可或缺。教育者應該尊重學生獲取高質量教育的權利,幫助他們發揮潛能成為更完善的人。相反,否定學生的潛力,剝奪他們向更高層次邁進的機會,才是真正不友善乃至殘酷的做法。

    “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可以聯系本站!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

    語言

    電腦

     
    黄色网址在线观看
  • <code id="b13dq"><small id="b13dq"><track id="b13dq"></track></small></code>